加入我们的团队!

特色小镇建设要挖潜当地文化

日期:2018-09-25


 

 

特色小镇是指依赖某一特色产业和特色环境因素(如地域特色、生态特色、文化特色等),打造的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特征和一定社区功能的综合开发项目。是旅游景区、消费产业聚集区、新型城镇化发展区三区合一,产城乡一体化的新型城镇化模式。

  大陆的特色小镇发源于浙江,2014年在杭州云栖小镇首次被提及,2016年在国家住建部等三部委力推下,这种在块状经济和县域经济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创新经济模式,成为供给侧改革的浙江实践。浙江特色小镇的出现,引起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目前特色小镇也成为各地城镇化建设的一个趋势。 然而,特色小镇规模化会不会出现千篇一律的模仿和同质化?如何建设特色小镇?台湾学者给出了建言。

 

台商看上大陆城镇化的巨大“蛋糕”

  从2014年浙江杭州云栖小镇第一次以“特色小镇”名义出现在当地媒体上开始,经过2年多的发展,目前全国已经过国家有关部委认证的特色小镇已经高达127个。

  特色小镇的出现,为大陆城镇化建设找到了一个方向,也为广大企业带去了一个数以万亿计的商机。

  在2016年10月14日住建部所公布的第一批127个特色小镇中,分为六大类:工业发展型、历史文化型、旅游发展型、民族聚居型、农业服务型和商贸流通型,对特色小镇类型整理分析可以清楚地知道数量最多的是旅游发展型的特色小镇,上榜的小镇数量高达64个,占总量的50.39%;历史文化型的特色小镇数量次之,有23个,占总量的18.11%。据统计,2016年1到9月,国家和地方对37个特色小镇投资额就高达480亿元,全国各地的1000个小镇的建设投资累计约有1.5万亿到2.5万亿元。对已经完成特色小镇建设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各项投资中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金额占比最大,约为30%~50%。

  “这波打造特色小镇契机,更同时迎合大陆消费升级,中高端消费力全面释放的机遇,加上交通建设、知识人口、陆企数增加等辅助,预计特色小镇发展在3到5年就可看到很明显的成效。”台湾两岸经营者俱乐部主席王国安说,大陆推动新城镇化政策,积极建设特色小镇的商机,已经引起台湾知识青年团队前进大陆市场以及房地产、各类商业投资的关注,“有的台湾团队甚至已经和大陆地方特色小镇开始了合作。”

  王国安说,现在大陆正在进行规划中的特色小镇约5000个,预计明年会扩大到1万个,以每个小镇3万人口估算的话,未来将有2到3亿人进入到特色小镇生活、工作、创业、就业。不同于过去城镇化的概念是农民进城,大陆现在则是创造当地的新商业、新产业、新企业的“城镇新经济”。

  王国安认为,大陆伴随经济增长,消费能力会不断提升,这点从每年暑假高铁车上几乎都是满满的家庭出游人潮就可以看出。“大众消费心态从过去要吃饱、吃好,更进一步提升到要吃得健康、安心,但这块目前却仍缺乏高端消费的供应与品牌。”王国安说,但随着大陆主打推行特色小镇计划,这就是一个机会。

 

台湾特色小镇经验可以借鉴

  “大陆未来经济增长的三大引擎,除内需消费、供给侧改革之外,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城镇化。”《中国时报》兼《旺报》总编辑王绰中相当看好大陆推展特色小镇的未来经济潜力。他说,近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讲席教授李稻葵,更预测大陆2049年时的GDP产值将是美国的3倍。

  王绰中表示,目前大陆各地区正加速建设特色小镇,希望通过独有文化特色、产业形成核心竞争力并带动经济,而台湾过去30多年早已发展不同类型的特色小镇,因此大陆可以借鉴台湾经验,着力在大陆特色小镇的三大主题包含文旅、农旅、康养休旅,通过两岸互助将经验移植到大陆加速成功。

  王国安认为,在打造特色小镇经济时所需的设计、建造商,甚至衣食住行的服务方面,台湾人还是比较有经验与优势的,“例如台湾的熏衣草森林、北投温泉小镇都是小镇产业的典型案例。”

  不过,王绰中认为,在大陆因为消费升级,老年人更重视养生养老。他举例说,特色小镇也可以打造出类似养生乐活城的概念,主打设计给需要良好环境的养生银发族,包含替“三高”着想的医疗餐、甚至是老年人的商业区例如怀旧咖啡厅等。

关键是用好五千年的中华文化

  建设数千个乃至上万个特色小镇,大陆会不会出现特色小镇同质化和相互抄袭,甚至去考察国外小镇,然后在中国土地上建造出若干个不伦不类的外国小镇?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关注的话题。而这个话题的出现并非学者们的杞人忧天,因为在中部某省已经出现个别小镇建设照搬国外。小镇建好后,却与当地文化与风俗不相适应,出现尴尬现象。

  因此,如何建设特色小镇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对此,台湾小城镇规划专家卓世杰认为,特色小镇建设关键就是要懂得挖掘资源,之后小题大做甚至无中生有。他以台湾文旅型的莺歌陶瓷小镇来为例说,当初莺歌陶瓷小镇转型时,就是以莺歌当地制陶产业为依托,将大批量出陶器改为做品牌陶、大师陶等,通过陶瓷文化切入生活,从当初年产不足3亿元人民币产值的小镇,至今一年创造近10多亿元人民币的经济产值。

  在谈到特色小镇规划具体如何操作时,卓世杰认为,首先需对小镇进行资源盘点、深挖;思考打造哪些特色产业;再将当地特色、产业选择对接的载体例如商业区、文化街等。

  针对大陆现在正在推广的文旅小镇建设,王国安认为,特色小镇就是用当地的独有特色,打造产业、商业,其中元素可以包含文化、神话、民俗等。他以台南市盐水蜂炮为例,当地人有每年过年通过互相放炮去“霉运”的风俗,仅每年春节短短一两天时间的消费产值就高达数千万元新台币,“由此,像湖南、江西这些烟花大省,完全可以复制大陆类似的放炮或点灯活动。”

  此外,王国安说,美国仅200年历史,但他们很会包装自己,“派一只米老鼠打扮得很可爱,每年光是对外授权费,就可以帮美国赚几百亿美元”。而中华文化长达5000年,应该比美国更有潜力可挖。

  他认为,和美国的“米老鼠”比起来,大陆有太多的文化比它强,比如,他最近思考研究以“西游记”题材打造成特色小镇的可能性。他认为,虽然用华人美学眼光来看,西游记的人物没有固定形象,不容易传播,但比起“米老鼠”它有更多的故事可以展现。

王国安认为,西游记特色小镇可以像迪斯尼一样,发展性非常大,“甚至还可以有西游记乐园,搭配小说里的火焰山、花果山、盘丝洞打造各类场景。”